內蒙,呼倫貝爾(三)那些殺死你的都不致命

內蒙,呼倫貝爾(三)那些殺死你的都不致命
回音小姐

這片美麗的草原,鍛煉的是你的心性........雖說內蒙其實是觀光發達的地區,沿途充斥許多「景區」,但
不代表此地並不落後。對於生長在都市的胎胎來說,城鄉落差確實存在。面對旅程中的挫折————相信我,那些殺死你的都不致命。

第一個我想說白樺林,這事不到致命的程度但頗為好笑。白樺林是人人必遊的景點,白樺林故名思議就是樹幹是白色的,不過我們看到有大叔辛苦的提著油漆在漆樹幹,上前攀談何以需要如此,這樹不就是白的了嗎?大叔遂答:「塗了長得較好。」


有圖有真相,大叔很認真的在把樹塗白=_=

《其一:如廁》
上帝對女性最大的歧視就是,我們無法站著尿尿(好吧,是很難,不是無法)。總聽說大陸茅坑可怕,小時爸爸帶我返鄉探親時很怕,出社會後到四級城市出差也怕,豈料如今自投羅網花錢到蒙古來體驗茅坑了。
總之,在呼倫貝爾,許多時候,老遠看見外表看起來頗像回事的木造衛生間,一走進去就聞到令人崩潰的氣息。
裡頭很簡單,一塊木板,幾個窟窿,兩腳一跨,下頭就是天然馬桶,但抱歉,沒有天然沖水鈕。即便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往下看,但好奇心容易殺人,視線隨著飛舞而上的蒼蠅蚊蟲一看,哎唷喂,前人的血淚結晶就在腳下堆疊成山,從此,我相信小孩掉到茅坑裡面,確實有溺斃的風險。

奔向自然示意圖XD

在都市裡借廁所容易,忍耐也有個限度,但在呼倫貝爾這幾天,日日都奔馳個幾百公里,不可能鎮日悶著膀胱。後來我們發現,在這樣天然的環境裡,現代化的廁所反而是最不衛生的建築,於是我們決定集體奔向自然。
流程大概是這樣的:找到一座有天然掩體的目標,男丁在最外圍避免路人擅闖,女孩兩兩作伴,深入掩體,輪流迅速蹲下解放。至於男丁......天涯何處無廁所?
《其二:爬電塔》
這完全是個意外的行程。
白鹿島是我原先很期待的景點,上網搜尋呼倫貝爾自駕遊,很難不被網上如詩如畫的風景吸引。然而,大老遠驅車到了現場,那感覺就是......,參加網路正妹見面會,照片比本人好看。

觀景台景色長這樣.....

我與旅伴V都有一種病叫做「爬高病」,大學參加登山社的V,病態更勝於我。我倆一心想到更高的地方看風景,在觀景平台上左右遊蕩,眼見旁邊一座電塔有幾個人攀爬下來,便也傻呼呼的衝上去。眼看我倆勸不聽,男丁宮城也只好跟在後頭爬。

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根據目測,這塔起碼有十米高,而且樓梯可能是設計給小龍女走的,比謝宅的樓梯還陡。坦白說我爬到一半就後悔了,但前頭V已經爬到塔頂,後面還有宮城在後頭信心喊話:「眼睛往上看!只要專心踏好腳下這一格就好!」心內遂想,現在跌死是死、爬上去跌死也是死,不如看個風景再死比較痛快。
於是,膽小鬼在宮城的信心喊話下,一步一步,腳軟軟心弱弱的爬上塔頂,在燒欠維修的木板與鐵皮搭建起的地板上,連講話都得學著溫柔。

下樓的樓梯看了真的會腳軟啊!~~

塔頂的風景很好,可以看到整座白鹿島被河流環繞的模樣。那些拍出廣闊大景的網路攝影名家肯定都在這座塔上拍的。不過上塔容易下山難,下塔時腿軟到快噴尿了,還是再次呼籲這不是個正確的示範,掉下來觸電了保險大概不會賠!

塔頂視野超級好......(左上那張是在小火車上拍的,不是塔頂風貌)

《其三:踩大便》
這是在馴鹿園發生的故事,主角不是我,是我的旅伴宮城哥。當時我們跟鹿玩完,三個女孩正高談闊論「月亮杯」話題,一邊走回師傅的車前,他無從加入只好自行迴避。
不過三五分鐘,走到車邊的宮城竟成了泥人,膝蓋以下全是泥巴。一問之下才知道,他不慎踩到一坨鹿屎,弄得鞋底髒兮兮,他怕上車被嫌臭,就去水坑洗洗腳,沒想到一步錯、步步錯,他選中的水坑不是水坑,而是個深深的爛泥坑,當他發現事情不單純時,小腿肚已經淪陷了。

在蒙古的野溪洗鞋子,多麼難忘的經驗呀(壞笑

幸好這兒是呼倫貝爾呢,雖然沒有洗手台,沒有水龍頭,但我們有母親一般的河流哪。師傅狂笑一陣,帶我們去野溪邊,伴著流水潺潺的聲音,讓這位屎男洗褲洗襪洗鞋,濕搭搭的鞋子繫在車頂曬了一個下午蒙古的太陽。
行進間,偶爾聽到車頂傳來鞋帶敲打的聲音,噢,敞篷太陽浴,本次旅行最牛逼的就這雙鞋了。

這傢伙,鞋子綁在車頂似乎滿得意的?

《其四:蒙古包》
住蒙古包,越簡單越好的蒙古包,是我們在黑山頭草原指定的住宿體驗。
傍晚時,師傅語重心長說道:「再怎麼艱難都要熬過去啊!」事實上帳篷內雖然陽春,但基本床啊一架跟桌子都有,圍個小浴簾也算有廁所。
這裏是福建人跟蒙古人租地來做蒙古包生意。那蒙古人哪?根據當地人的說法——他們很有錢,租地養牛羊就好了。當時我還叨念著:哪裡艱難拉?又不是包下墊著牛屎羊屎的原始牧民家?
躺在草地上需要瞻前顧後,因為此處牲畜眾多,土地肥沃,故各式各樣的蒼蠅蚊蟲甚多。防蚊貼片,防蚊液,隨身電蚊香等等,總之先別管什麼環境荷爾蒙了,你不噴就會被蚊蟲淹沒。

蒙古包內,簡單標間的概念

蒙古包內微量的熱水只供應到晚上十點,我們躺在草地上看星星看到忘了時間,沒得洗澡,隔天頭髮呈現麵條狀非常不舒服。到了的蒙古包才讓你知道艱難處何在,沒有空調,溫度迅速降到...要穿羽絨衣還直打哆嗦的狀態,他媽的冷啊!
隔天睜開眼睛,一摸臉發現:大、事、不、妙。
《其五:被蟲咬》
關於我臉突然爛掉,這始終是個謎。
前晚雖然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但額頭與下巴口鼻都有頭巾罩住,理當是唯一露出的眼睛最為危險。然而一覺醒來,我的額頭卻像晚上被堆高機挖過一樣,隆起一塊塊斑駁的突起物,奇癢無比,完全毀容。
擔心這個怪疹子蔓延到全身,我連忙拍照傳給認識的皮膚科醫生「隔空鑑定」,他說我是被蟲咬了,得去城裡買抗生素藥膏。幸好那一天行程正好回到滿州里,順利解決。
回台灣看醫生,醫生說這是什麼蟲?我答不知,出遊時肇事。醫生再問何處有這麼兇悍的蚊蟲,我再答:蒙古。醫便沈默良久,結語曰:難怪。
《其六:海關的小房間》
海拉爾機場很小,小到自己忘了是要搭飛機。
托運了行李過安檢時,人一過檢查口就聽到警鈴大作。搜身很常見,並不驚慌,直到我的貼身小包裡頭被拿出一罐防狼噴霧。喔天啊,我忘了把他拿去托運!
女海關很淡定的轉頭問我:「防狼噴霧?」
我驚恐答:「是。」
女海關請我留在原地等了快十分鐘,這段時間我快緊張到發瘋,幾個白白胖胖的公安吹著口哨出現在我眼前。把我帶到外面的小房間,沒收防狼噴霧、拿走台胞證登記。
沿途白胖仔很愜意,還一直聞我的防狼噴霧,問我:「這美國貨欸,妳有噴過嗎?」
我試圖表達歉意:「抱歉,我應該託運的。」
白胖仔:「沒事,但這也不能托運啊?你從哪裡進來的?」
我:「北京......」
此事沒有下文,傳說中的小房間裡面有很多小蒼蠅,有點熱,但人人親和有禮,最後白胖仔還幫我重新開路免排隊快速通關,實在是個好孩子。但愚蠢之人膽子必小,我通關之後還是喝了海拉爾啤酒壓驚。
對,海拉爾啤酒不錯喝。這倒是個很不錯的回憶。

《其七:蠢婦騎馬》
最後想寫一個極短篇做為結語,這也是蒙古行中,讓我痛不欲生的一個段子。
我們去騎馬,馬術師傅教我們穿防護衣跟安全帽,也教我們基本控制馬的方式,然後我們出發了。從開始騎馬第一秒開始我就覺得該逼痛、很痛、超級痛!然後難以啟齒的隱痛了好幾天。
回台灣才知道,喔,原來騎馬要盡量站著不能坐著啊?馬術師傅不說是因為覺得台灣人常識都很好嗎?
不過,至少我只騎了四十分鐘,而不是整整八個小時的穿越沙漠之旅,旅行中遇到不順利的事情,就這麼想吧,那些殺死我的,都,不,致,命。

有時間拍照沒時間學怎麼騎馬的白痴

好好玩
回音小姐

雖然這輩子應該都沒辦法當一個強壯的背包客,但回音小姐依然持續進行世界趴趴走的工作,並以非典型遊記方式緩慢寫著部落格【蠢女飛行日誌】
--
■作者:echo
■主題:美食、旅遊、生活
■個人網站:http://trip4mylife.blogspot.tw/
■連絡方式:Oneecho@gmail.com

.
一起用好點子過好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