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南部的小島們:不快樂的喀比(Krabi)

泰國南部的小島們:不快樂的喀比(Krabi)
回音小姐

抵達喀比第一個晚上,開始酗酒...白色接駁巴士把我放在澳南大街上,是晚上九點多鐘的事情。拖著行李箱往巷內走了五分多鐘才看見飯店的招牌,好暗啊,喀比這個地方,比我想像中還荒涼。

泰國南部的小島們,是我一直想去,現在也想再去的地方。不過,出發前一週強度颱風侵襲泰國南部,喀比地區(強國人的稱呼則是「甲米」)災情慘重。從機場到市區四十分鐘車程,沿路上都可看到傾頹散落的沙包,與色澤混濁的泥窪。跟啟程時的心境一樣滿目瘡痍。
對的,這是一個心如死灰的女子跑到泰國度假,結果剛好碰到颱風過後,什麼屁都沒有的遊記。不過,雖然讀者可能不想看,但我還是必須寫完這段過程。


廊曼機場的藍天,酷鳥航空的機頭,希望自己飛出去以後也能有好心情哎~

※            ※           ※

喀比機場相當迷你,出關走沒幾步路,就看到單趟一百泰銖的接駁車,買票上車,跟司機報上自己住的飯店名稱,很不靠譜,但司機竟然全都記得了。先是開了半個小時到喀比市區,再繞到澳南大街,我住在這一區,旅遊書上說這是喀比最熱鬧的地區。
但旅遊書上沒寫颱風過境時的喀比長啥模樣。酒店沒什麼人,櫃台服務生帶點慵懶(敷衍)地領我到房間。從大廳走至獨棟木屋的小路也頗暗,我的房間正臨游泳池,後方有一條人工小河。此時已接近晚上十點,其餘等天亮再看吧,覓食比較重要,畢竟我比原定時間慢了三十二小時抵達。

很晚才進房間,半夜跳電還找得到變電箱,真是強。

隨意走在澳南街上,感覺不到熱鬧,也許是淡季,也許是颱風過後,也許當時我沒有感受「熱鬧」的能力。找了一家有賣美式炸物的酒吧,電視裡放著足球賽事,點了一瓶啤酒,小Pizza跟炸雞,然後走回飯店倒在床上昏睡。記憶中半夜跳電幾次,可能也是第一次旅行中自己找到變電箱重開電源的經驗。三星飯店不該如此啊,但也無可奈何,人逢運勢低,何事不倒霉哪!

房間的外部,比內部討喜些。每個房間都有陽台,與小河。

隔日賴至中午才起床,雨勢仍繼續。
撐著雨傘走至傳說中的澳南海灘,颱風後的漲潮,沙灘成了港口。按照計畫,今天我應該要出海玩耍的一日遊行程,原本想去紅樹林泛舟。不過實在提不起興致,看這浪勢頭出海恐也性命堪憂,於是走到夜間熱鬧的臨沙灘酒吧一帶,餐廳們正懶洋洋的開張,選了一家包場一般的在陽台看雲,看海,看風,看雨。海邊的天氣如此多變。

餐廳就臨著海邊,海水因連日大雨而混濁。

沒有沙灘的沙灘邊,只能跟在曼谷買的新鞋聊聊天。

發呆著過了很久,沿著一片殘破的澳南海岸繼續散步,這個天氣不適合海上泛舟,不適合紅樹林跳水,沒有懸崖夕陽,也沒有日出早餐。返途我試著找出Tripadviser上的資訊,澳南海灘上有一條通往飯店後門的小路,不過大抵是久未修繕加上颱風侵襲,泥巴滿滿的路上草長得比人還高。

不快樂的話,不必勉強自己快樂。回飯店清理一下濕搭搭的衣服,決定去按摩,深呼吸再深呼吸,希望代謝掉一些滯悶的情緒。按摩完的晚餐吃了什麼至今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沿街詢了幾間行程代辦小店,買好隔天前往下一個島的船票,就慢慢走回飯店。

地圖左邊的Beach Access 基本上已經荒廢了....

晚上雨勢漸小,換了泳衣在房門前的游泳池大口換氣,總算是有點呼吸的舒暢感。喔,今晚的飯店有Live表演,駐唱歌手與他的鍵盤手正唱著爵士歌曲,全場有四個聽眾,一個是我,其他三位是呆站一旁的服務生。嘛,這就是淡季吧。
從游泳池起身擦乾,散慢的走回房間。不知道今天晚上會不會跳電?心裏不免擔心。不過,不管會不會跳電,只要房子沒有燒起來,隔天我依然將退房離開。
不穩定的天氣,不燦爛的喀比,不快樂的自己。整理好行李,看著窗外黑暗的山景----訂房時擔心雨季,特別指定要住在看得到大石頭(喀斯特地形)的房型。關於喀比,唯一符合預期的大概就是這片風景了。
我跟自己說,不快樂也沒關係,再等一下,一下下就好。
明天,明天船就開了。

不變的大石頭就是這一顆。不過,到處都是蓋酒店的工地了。

備註:
泰南跳島旅行分成喀比、PP島與蘭塔島三個部份。在每個島各待三天兩夜。行程臨時變更晚了一天出發,第三天又是一大早的船班,所以實際在喀比呆的時間只剩下一個白天,加上颱風災害,沒有機會體會喀比的美。不過並不可惜,在當時的情況,從一塌糊塗的台北逃離,喀比作為暫時喘息的過場,才有能力在隔日開船後漸漸撫平心情。有機會的話再回喀比,還它一片晴天的好心情吧。

好好玩
回音小姐

雖然這輩子應該都沒辦法當一個強壯的背包客,但回音小姐依然持續進行世界趴趴走的工作,並以非典型遊記方式緩慢寫著部落格【蠢女飛行日誌】
--
■作者:echo
■主題:美食、旅遊、生活
■個人網站:http://trip4mylife.blogspot.tw/
■連絡方式:Oneecho@gmail.com

.
一起用好點子過好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