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恐怖旅伴:楔子

我的恐怖旅伴:楔子
周魚民的老闆

image2996

因為奪得廉價航空優惠機票的關係,計畫在九月份日本五連休的期間到中國西安進行睽違23年的大陸行,遙想當年第一次到深圳的印象,我們搭著破舊的計程車,在混亂公路上前進著,那時候可口可樂是賣1元人民幣,傳統市場裡的環境髒亂不堪,四處塵土飛揚,不過從報章雜誌看到今日的深圳已是一等一的大工商業城,所以對我來說,選擇在此時此刻深入匪區的確是有其魅力所在。


不料,悲劇發生了。

A君:「你要去西安?我也要去!」
我:「呃...對,我要去西安。」
A君:「你是要參加研討會嗎?還是要去玩?如果是要去玩的話我要去。」
我:「呃...不是研討會,是純粹去玩而已。」幹,我怎麼那麼誠實。
A君:「這樣的話我要去,我現在還超懷念上次去大阪吃的羊肉泡饃。」
F君:「我那陣子時候可能也會回西安,」F君是一位西安出身的朋友。
F君:「但是因為還在就職活動所以不確定是什麼時間回去。」
A君:「F君歡迎我去嗎?」
F君:「當然歡迎啊!」不然人家要說不歡迎嗎?
A君:「那就交給你們的,反正只要讓我到好吃的就好了,我對去哪裡玩沒什麼意見。」

這時候,我還不知道原本期待的美好五連休會成為噩夢。

說到A君,其實我跟他認識有好一段時間了,在同一個圈子內的朋友中,就屬他跟我相識最久,也因為如此,其實我知道他絕對不適合跟我一起單獨出遊。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他是一個請你代買東西付錢時會精算到個位數的人,他是一個會在大陸人面前說出「死大陸人」的人,他是一個會在老闆跟你說「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非常感謝您)」時在旁邊用中文說:「這家店怎麼那麼冷清。」的人,我非常明白如果他以這樣的習慣與態度到中國大陸去會造成我多大的困擾,所以我內心一直希望可以出現一個必殺的阻礙讓他無法成行。

我:「不過訂機票要台胞證呢!你應該先解決台胞證的問題。」殺球!
A君:「喔,你可以幫我打電話到中國領事館問嗎?我上班沒有時間打電話。」

雖然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沒有道理說「要上班的人就沒辦法處理」,但是我還是幫他打電話了。結果中國領事館的人告訴我說,必須要本人前往辦理證照,於是我就內心十分愉悅但神情非常憂慮的告訴他這個事實,沒想到...

A君:「喔,公司說要幫我出錢辦,我下禮拜會回台灣處理。」
幹。我實在受不了這個壓力了,那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要跟漢娜通電話訴苦,漢娜說:「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斷然拒絕他,二是做好進行修行之旅的心理準備。」所以決定跟他好好的談一談。

我:「我想老實跟你說,對於要跟你一起出遊這件事我非常焦慮。」
A君:「為什麼呢?」

我:「從過去的相處經驗看來,你經常會在別人面前講不好聽的話,現在在日本可能沒什麼感覺,但是去大陸之後所有人都聽得懂你在講什麼,我覺得這樣會非常困擾。」
A君:「從來沒有人跟我講過這件事耶!不過我很謝謝你告訴我,我會注意的。不過如果你不希望我去的話你可以直接說。」

好吧,我是優柔寡斷,如果當初在這個點就強力拒絕,就不會有後面那些鳥事了,但是我總覺得他既然願意思考自己的缺點,我們是不是該給人家一個機會?

我:「我想如果你能注意這些問題的話,一起去是沒問題的。」可惡,我內心好矛盾啊啊啊啊啊!從這時候開始,我每天都在祈禱廉價航空票價飆漲,我相信以他的摳門程度,只要機票票價飆高到不合理的程度時,他一定會打退堂鼓的!他一定會打退堂鼓的!他一定會打退堂鼓的!
A君:「我的台胞證拿到了,我昨天預約機票今天去便利商店付不成,你可以幫我訂機票嗎?」

我:「現在票價已經到五萬多囉!」我當時訂兩萬五。
A君:「你幫我用信用卡刷,我拿現金給你。」

於是我幫他付了機票錢,訂了旅館,看了行程。說實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一直做跟我內心相反的事情,但總之,我幫他完成了所有出國前所需要的一切事情,然後準備接受我的地獄之旅了。

別急著離開,請見以下續集!

[連載] 我的恐怖旅伴 (1) :真正的噩夢 一定是從第一秒就開始的

[連載] 我的恐怖旅伴 (2) :我的旅伴有輕功

[連載] 我的恐怖旅伴 (3) :長輩的臉也綠了









好好玩
周魚民的老闆

七年級生醫學科學家,非常的好色,從來沒有用吉他技能追到女生過,喜歡格鬥遊戲。2014年創作《台灣鯛民》針貶時事,被譽為「營造保守主義霸權的反動派代表」。
--
■作者:周 魚民
■主題:生活
■FB粉絲團:http://fb.com/citizentai
■連絡方式:citizentai@gmail.com

.
一起用好點子過好生活吧!